16 第十二天二
军宠 - 森中一小妖

军宠 17第十二天(二)

巨大的落差几乎将陆烨击垮了,他闭了闭眼,声音沙哑干涩:“不是个女人吗?那个女人呢?”

医生这才恍然大悟,“那个看不见的女人?她很幸运,只受了点擦伤,就在旁边的病房。”说着医生指了指陆烨身后。

陆烨轻轻的推开病房的门,像是怕惊扰了什么一样,从越开越大的门缝中渐渐看清了让他魂牵梦绕的那个人。

云裳的脸有些苍白,安静乖巧的躺在雪白的**,无端的惹人怜。

他慢慢走过去,在床边坐下,云裳的耳朵很灵敏,早已经察觉到病房中有人进入。她微微抬起上半身,侧着耳朵叫了一声,“陆烨?”

陆烨恩了一声,伸手摸她的脸,嫩滑的脸蛋上有些凉,不知是被寒风吹的还是吓的。

“我没事,别担心。”云裳握住他的手,笑着安慰他。圆润的杏眼弯弯如新月,承载的都是温柔,哪怕才经历过一场车祸,亦找不到一丝惊惧惶恐的影子。

陆烨的心顿时像是被醋浸泡一般,又酸又疼。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做什么,只能尽量放轻力道的抚摸她,像是安慰小猫一样,一下又一下,温柔又疼爱。

云裳并没有大碍,陆烨检查了一下云裳身上的伤口便带她回了家。

气氛莫名的有些压抑,两个人都不知道开口说什么。云裳的眼睛看不见,可是陆烨总不能将她绑在身上,出了这种事,以后该怎么放心让她一个人出去?根本就不可能!

这样的惊吓一次就够了,他再也不要第二次了!

想到这里,陆烨霍的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心里已经有了决定。

“去妈那里住一段时间。”他走到云裳身边,忽然开口道。

云裳一愣,声音有些涩然,“为什么?”他也嫌弃她太麻烦了吗?新鲜劲一过就要迫不及待的甩开她了么?

“我要回部队。”陆烨淡淡的道,口气却是不容置疑的坚定,“一会就走!”

“怎么突然要回去?”云裳抓住他的胳膊,微微有些不安,“你、你不是有四十天婚假么?”

陆烨拍了拍她的手,“我回来之前还带了一批学员,我得对他们负责。”

“不能不走么?”云裳低着头,呐呐的问。

陆烨摇摇头,却猛然想到她看不见,嘴唇张张合合良久,终于吐出了两个字,“不能。”

“收拾一下,我送你去妈那里。”陆烨顿了顿,将云裳从沙发上拉起来。

云裳低着头,不动也不走。陆烨在心里叹了口气,托起她的下巴,果然,眼圈都红了。被他这么一看,大眼泪收不住一般,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哭什么,我又不是不回来了。”陆烨的心不是雨衣做的,没有防水的功能,被她这么一哭,胸腔里顿时又涨又疼,几乎喘不上来气。

云裳默默的点点头,再也没说什么,听话的去卧室收拾衣服。陆烨站在她旁边看着她,眼神贪婪而专注,似乎是要将她整个人都嵌在眼中带走一般。

陆烨带着云裳来的时候,陆夫人欣喜异常,但当她得知陆烨马上就要回部队时,顿时揪着陆烨的耳朵,恨铁不成钢的道:“你婚假到期了么,啊?现在就回部队,你倒是给我说说为什么要回去!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你今天就别想走!”

陆烨沉默着不说话,任他妈将自己的耳朵掐的通红也不吭声,还是陆上将看不过去了,一个眼神制止了陆夫人的动作,将陆烨带进了书房里。

“你和他吵架了?所以死小子要落跑了?别怕,妈帮你把他抓回来!”陆夫人拍着云裳的手,笑眯眯的安慰道。

云裳的脸色通红,连忙摇头,“没有,妈,真的没有,陆烨还有事情,让他先回部队办正事要紧。”

“他有个屁事!”陆夫人一拍茶几,彪悍作风立显,“今天他要是敢走,我明天就去部队把他抓回来!看谁敢拦我!”

“妈,”云裳哭笑不得,心里却感动异常,“我们真的没事,还是部队的事情要紧,陆烨不会说谎的。”

陆夫人叹了一口气,摸了摸云裳的头发,“你这孩子,就是个没心眼的,幸好嫁了陆烨这个脑袋是石头做的,不然该怎么办!”

陆烨的脑袋是石头做的?云裳不解,也不敢问,怕陆夫人又骂陆烨,只能坐在陆夫人旁边做乖巧状,看的陆夫人更加心疼。

男人之间办事都快,不过将将十分钟,陆烨便走出了陆上将的书房。一出来,他的眼神就黏在了云裳身上,怎么看都不够一般。

陆夫人见此,嘴角一弯,以为陆上将说服了陆烨,便转向云裳道?:“怎么样,我……”

“云裳,”话还没说完便被陆烨打断,他站在离云裳不远的地方,身形笔直挺拔,脸色严肃,眼底却是淡淡的温柔,“你平常不要一个人出去,去超市也不可以,要散步就在楼下走走,我……”他对上云裳那双空洞的眼睛,视线一寸寸的描绘着她的脸,“我给你打电话。”

“怎么回事?”陆夫人脸上的笑陡然间消失无踪,她虽然平时都是祥和带笑的模样,如今一板起脸来却自有一股淡淡的威仪。她瞥了一眼陆烨,神色淡淡,“说清楚了。”

陆烨看了他妈一眼,知道他妈这是在为云裳不平,双脚一并,啪的一下给他妈行了一个军礼,“妈,家里的事情你多操点心。”说完便头也不回的大步走了。

陆夫人被他气的不清,面上却仍旧是一派平静,她慢条斯理的坐在那里,冲着家里的佣人招了招手,让他将大毛带下去喂点狗粮,又轻声慢语的安慰了云裳一阵,送她去了陆烨卧室休息,这才关起门来和陆上将算总账。

“陆烨到底为什么要回去?”陆夫人性子活泼,看起来很好相处,很多认识的人都以为她没有脾气,但实际上,陆夫人发火的时候,就是陆上将都要避让三分。

“儿孙自有儿孙福,你操的是哪份子心!”陆上将摆摆手,似乎是不想说。

陆夫人一挑眉,从沙发上站起来,声音不大却顿时让陆上将头疼了起来,“那好,我自己去问。”

“你等等,等等!”陆上将连忙追上去,将自己老婆拽了回来。他知道,依着自家媳妇的性格,还真能做出追到军队中的事情。

只能叹了一口气,覆在陆夫人耳边,仔仔细细将前因后果说了一遍。

陆夫人越听眼睛越亮,到了最后笑的都合不拢嘴了。一拍大腿道:“不愧是我儿子!这才叫男人!”

陆上将摇摇头,没说话。这件事陆烨做的确实很果决。可是危险呢?他看了一眼脸色兴奋的妻子,那样的代价实在是太大太大。若是一个不慎……

罢了,儿孙自有儿孙福,这是他自己刚说过的话,现在还给自己吧。

云裳躺在**,身上的伤口火辣辣的疼,心里更疼。她到现在也不明白为什么陆烨忽然就走了。明明婚假还剩下一个月,说不介意那是假的。

可是到底还是阻止不了他。她一贯坚强,可是此时却不得不狠狠压抑着一找机会就要夺眶而出的泪意。

不仅仅是不舍得,还有委屈和惶恐。

中午吃饭的时候,陆夫人亲自上去叫云裳。云裳本不想吃饭,却拗不过陆夫人,只能勉强喝了一小碗乌鸡汤,谁知道刚刚放下饭碗,胃口忽然一阵翻搅着难受。

好不容易忍住了,跌跌撞撞的跑到洗手间吐了个彻底,这才觉得痛快了些。

陆夫人被她吓了一跳,跟到洗手间里又是给她拍背,又是递漱口水。弄得云裳都有些不好意思。

“妈,没事,吐出来就好了。”

“这是怎么了?一会儿让司机开车,我陪你去医院好好检查坚持。”陆夫人止不住的担心,儿子才刚刚走,儿媳妇就出了问题,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不用了。”云裳洗过脸后,用毛巾擦了擦水珠,“可能就是今天上午被车祸吓到了吧,哪还用去医院检查。”

“可是……”

“妈,我才刚从医院出来,哪能一会又去,医院又不是什么好地方。”

她都这么说了,陆夫人也不好再勉强,只能依了她。两个人走出卫生间的时候,陆夫人忽然如同醍醐灌顶一般,猛的停了脚步,回过头来,“你不会是有了吧?”

云裳差点撞到陆夫人身上,将将缓过来神,就听见她这么一句,顿时嘴角一抽道:“妈,怎么可能,这才几天。”

陆夫人摸摸脑袋,也觉得自己不靠谱了,不过孙子什么的,白白嫩嫩的,到底什么时候才会有啊?!

经这么一闹,云裳根本一点东西都不想吃了,直接就上楼休息去了。陆夫人只能吩咐厨房用珍珠米兑着大米煮些粥,时时温着,等云裳什么时候想吃就给她送过去。

晚上,陆夫人躺在**怎么也睡不着,辗转反侧的,弄得陆上将也睡不着。

“别动,睡觉!”陆上将大手一把将媳妇按住,命令道。

陆夫人一听见他说话,立刻来了精神,蹭上去涎着脸道:“你说云裳是不是有了?今天她都吐了呢!虽然才十天,不过可能……真的有了呢!”

陆上将无奈的扶额,被自己媳妇强大的逻辑惊呆了,“别做梦了,根本就不可能!”十天就妊娠反应?说笑话呢!

陆夫人的神情低落了下来,叹了一口气,死小子不争气,就这么回部队了,哪怕留个孙子再走也好啊!

而此时此刻,陆烨已经全副武装的登上了直升机,他握着手中狙击枪,眼神坚定而执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