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 cc彩球网国际_cc门4中文国际_CC国际pk10群二维码
大明星爱上我 - 鹅考

手机里的邱解琴“嗯”了一声,道:“是啊!你的婚礼,全世界都知道了呢!”

我苦笑了一声,道:“这么晚了,找我有什么事?”

“没有,我就是想……打个电话祝福你一声。.本来我不想给你添麻烦的,可是我……犹豫了很久,还是忍不住!”

我叹道:“解琴,谢谢你!你现在生活得好吗?孩子……该上幼儿园了罢?”

“啊?你……怎么知道的?我没让小蕾告诉你啊?”

“哦,有一天我在公园里看到了你们,你的孩子,很可爱!”

“哦……这样的啊?那……既然你看到了,我就和你说一声罢,我让孩子跟你姓了,你……不会有意见罢?”

我奇道:“跟我姓?为什么?孩子的父亲没意见的吗?”

“孩子叫唐来,他是个弃子,我收养的,来来的亲生父母,我不知道是谁?”

“是吗?”我诧异极了,道:“那你……自己为什么不生一个?”

“我也想啊!可……你又不肯和我……算了,今天给你打电话,不是为了说这些的。唐迁,我们也算是老同学了,我祝你结婚后幸福美满,儿孙满堂。嘻嘻,就这样,那我挂了。”

“等一下!”我忙叫道:“解琴,难道……你没结婚吗?”

“嗯……本来是要结的,可是我男朋友嫌我忘不了你,气愤得撕毁了婚约。也好,现在我和来来在一起很快乐,我把他,当做了是我和你的孩子。”

我听了心都要碎了,原来,解琴她一直没忘了我。那个小孩叫唐来,分明是还盼着我会回到她身边啊!

我深吸了一气,道:“解琴,你现在在哪儿?我马上过来,看看我们的孩子!”

“不……用了罢?来来早睡了,而且天已这么晚了,你明天还要……”

我打断了她的话,道:“不用多说,你只要告诉我,你住哪儿?”

“我……还住哪儿,没搬过。”

我立刻放下手机,转身出去。一个多小时后,我来到了邱解琴的家里。

解琴一打开门,立刻欢喜地轻叫了一声:“唐迁!”她张开了双手,便扑向了我。我毫不犹豫地将她拥入怀中,感伤地道:“解琴,这么多年了,你的事我都不知道,我从来都没关心过你,对不起!”

解琴摇了下头,双眸中含着泪水,强笑道:“不怪你的,是我自己不争气,没办法忘记你!”

我叹着气,抚摸着她的卷发道:“你呀!就是太痴,我这辈子对你的良心债,算是没法还得清了。”

解琴擦着眼角的泪,笑道:“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我也不能,让你忘了我!”

我无言以对,只好道:“孩子呢?”

解琴指了指**,道:“睡着呢!”

我放开了她走到床边,看着睡得正香的漂亮小孩。心中一阵感慨,伸出手轻抚着他细嫩的脸颊,唤道:“来来!”

邱解琴忙阻止了我,把我拉了起来,笑道:“怎么样?来来很漂亮罢?”

我点了下头,真诚地道:“解琴,今后我们一起来抚养来来罢!我来当他的义父。不,你就告诉他,我就是他的亲生爸爸!

邱解琴意外欢喜地道:“那太好了,可是……你妻子她……会同意吗?”

我道:“菁菁是个善良的女人,她一定会同意的,你放心罢!”

邱解琴一下子又开心得落下了泪水,她张开双臂又一次抱住了我,颤声道:“唐迁,我爱你!给我们母子俩……幸福罢!”

我拥着她内心久久不能平静,我知道我这辈子恐怕给不了她想要的幸福。但我从此以后不会不管她了,我要尽我所能,照顾这个女人和这个孩子,我永远都不会丢下她们了!

那天晚上我很迟才回去,我打算着等婚后再找个合适的时间,把我要抚养这个孩子的事和许舒与菁菁说说。我相信她们一定会同意的,也一定会喜欢上来来这个孩子的。

婚礼终于举行了,大清早我驾着刚买的奔驰车,后面跟着一排车队,浩浩荡荡地前往华家接我的新娘子。可是许舒带着一帮女人挡在门口,非要讨红包才让我进去见老婆。幸好我们早有准备,伴郎程功拿出一个袋子,里面全是准备好的红包。

这群女人还真是贪得无厌,一直把那个袋子搜刮殆尽,才放我们进去。

我看到了身穿白色婚纱,美丽得令人心跳的新娘。她文静的坐在了**,含羞带喜的看着我。

之后我和菁菁一起向她父母敬了茶,接受了他们的祝福。我拦腰横抱起了新娘子,便把她接出了华家。

众人欢呼着,笑闹着。在欢乐中我们又回到了新房中,向我的父母敬茶,接受他们的祝福。

我的父亲和母亲非常的开心和满足,他们的儿子,终于要成家了。

下午我们又去了公园玩耍和拍照片,还有一个摄影师全程将我们的活动用摄相机拍了下来。

由于有大明星许舒的参加,当然惊动了不少媒体赶来现场报道。许舒虽然不是新娘子,可她不管在任何时候,都是人们瞩目的焦点。

晚上,我们在王子饭店举行了盛大的婚礼仪式。那天我居然酒门开了,连喝了几十大杯啤酒还浑若无事。

最惨的就是晚上回家后那帮兔崽子们闹得洞房,出得那几个节目差点没把我和菁菁给折腾死!

最后我大汗淋漓,全身都湿透了他们才放过我。我赶紧借口换衣服,匆匆跑到三楼换衣室才能吐出了一口长气。

我略为平息了一下喘气,打开柜子,准备找一件新的衬衫来换上。刚解了两个扣子,忽然身后的门被推开了。我回头一看,却见喝得脸颊通红的范云婷悄没声息的走了进来。她反手关上了门,眼神复杂地看着我。

我记得刚才闹洞房时她是闹得最凶的一个,现在上来难道还有节目?我笑道:“范总,我在换衣服呢,你们也闹够了,就饶了我罢!”

范云婷喘着粗气,轻声道:“饶了你?哪有这么容易?你马上就要和华菁菁洞房了。我心里难受,猫抓似的,不让你难过一下,我不平衡!”

我苦着脸道:“范总,事情都过去了,你还想怎么样啊?刚才我都差点被你们整死了呢!”

范云婷咬着嘴唇道:“还有最后一个节目,完了我才能放过你!”

我头都大了,叫道:“不是罢?还有?那……总得等我换件衣服罢?”

“不行!就现在!”范云婷似鼓足了勇气,一下子扑过来抱紧了我,一手勾着我的脖子,一手直插进了我的衬衣里面……

我大惊失色,刚叫了半句:“喂!你干……”她又一张嘴,把我的嘴唇全给咬住了。我顿时又吓出了一声冷汗,忙推着她道:“范总,你别……”

可是我心慌意乱下,两只手都无意识地推在了她高耸的胸前。由于是夏天,她衣服又穿得特别少,我这一按,几乎就等于抓住了她的两只**。

我大骇,忙又缩回了手来,不料范云婷吃地一笑,反而更紧地帖了上来,鼻尖顶着我的鼻尖,腻腻地道:“唐迁,要摸你就摸罢,过了这个村,可再也没这个店了。”她说着舌头一伸,便钻入了我的口中。

我……我的脚一软,一下子被她扑倒了在地上。范云婷可没管,她一边疯狂的吻我,一边居然扯着我的衬衫,想把它给脱下来。

老天!这范云婷想干什么?这下我再也不敢缩手了,一只手抵在她饱满的胸部,用力的撑开了她。我急道:“范总!今天是我结婚的曰子,你不要胡闹了好不好?”

范云婷反而一挺胸脯,向我的手更用力的压来,气息混乱地道:“我就要胡闹!你的手……伸进来摸罢!”

两下一使力,范云婷身上不知道穿的是什么牌子的衣服,竟然“啪啪”两声轻响,胸前的两个扣子立刻崩断了,上衣摊了开来,我看到了她里面,被白色胸罩兜着的,两个圆鼓鼓的肉球。

我一下子傻了眼,手脚都不知道该如何放了。就在这最尴尬的时刻,换衣室门被人轻轻敲响了,同时传来了许舒的声音:“唐迁,开一下门让我进来。”

我和范云婷同时僵住了,糟糕!我们现在这个暧昧的样子,可不能让许舒看到,不然还真的不好解释呢!

范云婷迅速的清醒了回来,她马上从我身上爬了起来,急切的向我摇了摇手,示意我不可声张。

我也站了起来,对外面道:“你等一下,我在换衣服呢!”

门外许舒格地一笑,道:“你还怕我看?你身上哪个地方我没见过?快开门,不然我推进来了。

由于是自家的换衣室,这道门是不上锁的,许舒也知道。我顿时又吓出了一身冷汗,只好道:“哦,来了!”

范云婷着急地四周一看,换衣室里两边都是挂衣服的柜子,地方狭窄,根本无处可藏。她只好打开了其中一格,见是个落地长柜,里面挂的都是冬季的长大衣。她再也顾不了那么多,只好朝我做了个手势,一猫腰躲了进去。

我赶紧关好柜门才长吁一气,许舒在外面已经不耐烦了,道:“唐迁,你在干嘛呀?”

我叫着:“来了来了!”忙过去打开了门。门外姓感美丽得令人流口水的许舒正叉着腰不爽的看着我,见我衣衫仍是凌乱不堪的,气道:“你换了半天,怎么还是这个样子啊?你躲在里面干什么了?”

我只好苦笑道:“我这不是没办法嘛,那帮野人!闹洞房哪有那样的,简直是折腾人嘛!我惹不起总躲得起罢?”

许舒“嗤”地一笑,伸手推了我一下,将我推开后走了进来。这里她算是熟门熟路了,她关上门后从门背架上取下一块毛巾,向我笑道:“谁让你是新郎官呢?新郎官挨整是没办法的事。瞧你这一身汗,把衬衫脱了我给你擦一擦!”

我没办法,只好脱去了衬衫,让她给我擦身。许舒一边抹着一边道:“今天很累了罢?你又喝了那么多的酒,晚上洞房……你行不行啊?”

我汗!只好苦笑道:“我现在……哪儿知道啊?”

许舒道:“不行就别勉强,酒后……是不适合纵欲的。你又劳累了一天,我可不想明天你腰酸背痛腿抽筋,爬不起来让别人笑话你!”

我笑了一下,伸手爱抚着她的脸,深情地道:“许舒,只有你,是最疼我了!”

许舒伸手“啪”一下打掉我摸她脸的手,白了我一眼道:“你忘了答应花妖精不能碰我的吗?信不信我去打小报告?”

我只好苦笑道:“碰一下脸也不行?不用这么认真罢?”

许舒不理,替我擦完汗后挂回了毛巾,又打开一个柜子,从里面找出一包全新的蓝衬衫来。拆开了包装对我笑道:“唐少爷请伸手,让奴婢服侍您更衣。”

我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张开了手道:“许舒,我要是有你这么个丫环,那我就一天到晚的换衣服,让你时时刻刻地服侍我,多美啊!”

许舒吃地一笑,伸手在我屁股上扭了一把,道:“美罢你,我当你丫环?那还不被你折腾死?你这个色狼幸好不是旧社会的阔少爷,不然会有多少可怜的小丫头惨遭你的摧残?”

我一边伸手穿进了她张好的衬衫,一边夸张的笑道:“我是色狼吗?这方面,我哪儿比得过你?”话刚出口,我立刻想起旁边柜子里还藏着一个人呢,我这种调笑的话没人时和许舒说说那是无伤大雅的,可有人听着就不好了。我不禁懊悔了起来,忙闭口不说了。

许舒是不知道的,她一边给我整理衬衫,扣上扣子,一边羞道:“讨厌呀你?再说我就不理你了!”

我笑了笑,忙换了个话题,轻轻地爱抚着她的后背道:“许舒,你背上的伤,真的已经完全好了吗?”

许舒笑道:“是呀,就剩下一个疤了。医生说了,这种疤以后只要做一次小手术,就可以完全看不出来的,你想看看吗?”

我想到房间里还有外人,忙摇头道:“算了,还是让我记住你完美时的样子罢,我怕我看了后,会受不了的!”

许舒也不在意,伸手解开了我的皮带,准备松开我的裤子,将衬衫下摆塞到裤子里去。塞了一半,忽然她停住了手,将脑袋抵在我的胸膛上,幽幽地道:“唐迁,你……真的半年也不碰我了吗?我……会很难过的。”

我爱怜地伸手抱住了她的头,抚摸着她如云的长发,道:“别着急,菁菁也是一时气愤才这样惩罚我们的。等过了几天我再和她说说,你们这么要好,相信她不会这么残忍,会见死不救罢?”

许舒又吃地一笑,骂道:“死唐迁,你才要死了呢!”

我笑着搂紧了她,心内只感欢喜快乐。我能拥有许舒这种天上地下绝无仅有的极品女人,人生在世,还有什么会比这更快乐、更满意的事呢?

我们相拥了一会儿,忽听许舒鼻息粗了起来,她轻叫道:“唐迁哥哥……”

我汗道:“怎么啦?”

许舒抬起头来,两只眼睛里全是春情在荡漾。她呢喃地道:“唐迁哥哥,其实花妖精只让你不能碰我,可没不让我碰你啊。我们……还是有空子钻的,现在她还在楼下唱卡拉OK,我们还有点时间,不如……”

她的一只小手,忽然插进了我的裤子里,就……

我……我的神呀!柜子里还有人的呀!

我又好笑又着急,忙捉住她的手,压低了声音道:“你疯啦?楼下可还有一大群客人呢!”许舒已是情难自抑,脸色潮红,目光迷离的道:“唐迁哥哥,你都好久没有爱过我了,今晚过后花妖精一定会天天晚上缠着你,我受不了……唐迁哥哥……趁现在……抓紧时间,爱我一次罢!”

我……我也想啊!可是……

我心慌意乱的看了一眼那藏着人的柜门,头上又冒出了冷汗。看着许舒已完全动情了,我赶忙道:“许舒,许舒!你冷静点!”

可哪儿有用,许舒手一勾,便搂住了我的脖子,小脸一凑,湿湿地就吻了上来。而且她钻进我裤子里的手,还在活动个不停,我……我的天啊!饶恕我罢!

天下任何女人勾引我我都可以坐怀不乱,唯独许舒不能。我立刻全身热血沸腾,欲火高涨。我再也顾不得许多,一边狂吻着她,一边掀起了她的裙子,在她丰满的屁股上**着。同时嘶哑着喉咙道:“许舒……这里不行,我们……到阁楼的储藏室去罢!”

许舒喘着气,迷离地道:“不用了,这里也……一样!”

这里当然不一样,有人在偷听的呢!我强压着欲火放开了她,抽出她的手扣上皮带道:“跟我来!”

我反身拉开了门,正要拉着许舒的手出去,忽然我看到下面楼梯上,小魔女许欣正鬼鬼祟祟,偷偷摸摸地向三搂上来。

我大吃一惊,忙立刻又掩上了门,回头对许舒压低喉咙道:“你妹妹上来了。”许舒也是大吃一惊,现在的她头发散乱,衣衫不整,面孔绯红,任谁看了都会明白她和我正在干什么好事。这种样子,怎么可以被她妹妹看到?

许舒到底是许舒,她临危不乱,眼珠一转便有了主意。马上轻声道:“来不及了,我躲一下,你快打发她走!”

她对这间换衣室很熟悉,想也没想便立刻拉开了挂大衣的柜门。我大骇之下,想要阻止她已经来不及了。许舒抬脚正要进去,猛然间看见柜子一角正缩着一个人,正冲着她苦笑。

许舒吓了一大跳,手抚着胸口,张嘴便要尖叫出来。我忙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巴,在她耳边道:“别怕,是范总!”

许舒终于看清了里面的人,这才惊魂稍定。但疑问的目光立刻向我射来。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小魔女弱弱地声音:“唐迁哥哥你在里面吗?我进来了哦!”

无奈之下,许舒只好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急忙跨进了柜子里。同时,换衣室的门被推开了,许欣的一颗小脑袋先探了进来。

我忙关上柜门,对许欣道:“小欣啊,我在换衣服,你找我有事吗?”

许欣立刻灿烂的笑了,她闪身进来,一下子跳起勾住了我的脖子,格格笑道:“唐迁哥哥,终于找着你了!”

我汗!

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道:“小欣……你这是干什么呀?”

许欣笑盈盈的道:“唐迁哥哥你好坏,小欣差点就给你骗过去了呢!”

我……我怎么啦?我头上冒着汗,简直要疯了。前几天这个小魔女还对我冷冷淡淡,一付成熟女人的样子。今天……怎么突然变回原形了?而且最头痛的是,就在这间屋里,还藏着别人呢!不是一个,而是两个。天!今天这是怎么啦?难道我换衣服换错了?这玩笑开得也太大了罢?

我手抚着额头,低声呻吟了一下,无奈地道:“小姑奶奶,我又怎么啦?先麻烦你下来好不好?让别人看见可了不得!”

许欣吊着我的脖子笑道:“我不!就不!唐迁哥哥是个大坏蛋!唐迁哥哥想一个人娶两个老婆,还瞒着不告诉我!哼!信不信我去把你们的计划告诉我老爸去?让你竹篮子打水,一场空!”

我吓了一大跳,惊道:“你听谁说的?没凭没据的,可……不能乱说啊!”

小欣得意极了,她抽回一只手捏着我的鼻子道:“哼!还想骗我?今天早上我姐给菁菁姐化妆的时候,我躲在床底下可全听到啦!什么先怀孕啦,然后离了婚娶我姐啦,什么三个人永远在一起啦!哼!哼!想得到挺美!”

我顿时一个头有两个大,呻吟着道:“你这个小魔女,没事躲在人家床底下干什么啊?”

许欣笑道:“捕捉瞬间呀!我就知道其中肯定有鬼!我姐那么喜欢你,你马上就要和别人结婚了,她连一丝难过的表情都没有。这不是太奇怪,太不可思议了吗?所以我一定要查出真相来,我知道今天早上我姐要给新娘子化妆,两个情敌在一起肯定有许多不为外人知道的话要讲。于是我抢先一步去埋伏了起来,果然!让我知道了你们三个人无耻的计划,哼!真是老天有眼啊!”

我……我真的被她打败了,只好苦笑着拉下她捏我鼻子的手道:“小欣,我现在相信你以后一定会成为一个伟大的记者了。只是你知道就知道好了,事关你姐的终生幸福,你可千万别告诉别人啊!”

“哼!”许欣高昂起头道:“凭什么呀?不告诉别人我有什么好处呀?”

我讪笑道:“我知道小欣最好了,你和你姐的感情这么深,我想总不至于眼睁睁地看着你姐痛苦一辈子罢?”

许欣歪了个头,脸上似笑非笑的盯着我,美丽无匹的容貌直是难描难画。她轻轻地道:“我当然不会眼睁睁地看着我姐痛苦一辈子,可是唐迁哥哥,你难道会眼睁睁地看着小欣痛苦一辈子吗?”

我答不出话来,从她深情地眼眸中我全明白了,前些曰子她对我的冷漠全是故意装的。这个小妮子,从来没有忘记过我。她……那一声“唐迁哥哥”,天下有谁会叫得如此荡气回肠,情意绵绵?

我叹了一口气,道:“那你想怎么样?”

许欣小脸慢慢凑了过来,深情无限的道:“唐迁哥哥!小欣没了你也是活不下去的,小欣从来都没有忘记过你!唐迁哥哥,还有不到两年,我们之间的约定就要到期了呢,让我也加入你们的计划好不好?我们四个人,也可以快快乐乐的永远在一起的呀?”

我的心脏莫名的狂跳了两下,眼前这个美丽不亚于乃姐的少女居然要和我们一起生活,想一想,那……也不错啊!

不行不行!我赶忙摇头甩掉了这个疯狂的想法,光一个许舒就已经让菁菁气翻天了,现在再加上一个许欣,我的神呀!我简直不敢想象我的悲惨下场。

我道:“小欣,我不是不知道你喜欢我。可是,我不能害了你呀!我和你姐的事就已经让你爸气得差点犯了心脏病,如果你爸又知道了你也……唉!你明白吗?”

许欣沉思了一下,道:“我明白了,你就是不要我喽?”

我道:“唐迁哥哥也没办法,小欣你是个大人了,能体谅我的难处吗?这件事就让它过去罢,你会找到一个比唐迁哥哥好一万倍的男孩的。”

小魔女一下子放开了勾住我脖子的手,冷笑道:“好!既然唐迁哥哥无情,那就别怪我无义了。想撇开我过你们的三人世界?美去罢!我现在就去告诉我老爸,让你们的阴谋立即破产!”

说着她气鼓鼓地转身欲走,我大惊之下,只好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叫道:“小欣别,有事好商量嘛!”

许欣回过头来,那表情是一脸的得意。她算是抓住了我的弱点,这告状一事,我还真的就怕死了。

许欣得意地笑道:“德姓!不见棺材不掉泪是罢?现在怕了?那还要不要我?”

我……我头痛!抚着脑袋我道:“小欣,先不要那么冲动,有些事,我们再商量嘛!”

“还商量什么啊?”许欣这个小魔女似已在宣告胜利。她一下子又搂住了我的脖子,笑嘻嘻地道:“唐迁哥哥,早在两年前我姐就和我商量好了,我们姐妹俩一定要共事一夫。我姐姐一年后要嫁给你,两年后当然是小欣要嫁给你了。我们只要做通菁菁姐的工作就可以了嘛,再不行,你们不是还有一招怀孕吗?小欣……也可以的啊!”

我汗了一下,想起[***]期间许舒和她最后那番神秘的电话。后来许欣就再也不闹了,我一直不知道许舒和她说了什么,原来姐妹俩说好了要共事一夫的啊!

我不由得看了一眼许舒的藏身之地,心想:“许舒啊!你可真会替我惹麻烦啊!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小欣我们是要,还是不要啊?”

正当我苦恼之际,许欣见我发愣,便凑了过来,道:“不相信?以后你可以去问我姐的嘛。唐迁哥哥……我在大学里偷偷看过三级片了,知道应该怎样接吻了……唐迁哥哥,我留着初吻,就是要给你的呀……”

我还没反应过来,小魔女喷香的小嘴已经吻住了我,一条滑嫩的小舌头略显青涩地钻进了我的口中。

我吓一大跳,忙要把她推开,那知她抱得我死死的,一推之下,竟没有动分毫。这下我真急了,天哪!你姐可就埋伏在柜子里啊!完了,这下完了!我一定会被你姐整死的啊!

我汗流浃背,惊慌失措。可是……小魔女的舌头,味道好象蛮香甜的嘛。我这么想着,忍不住舔了她那蠕动着的香舌一下。

这下小魔女可不放过我了,立刻狠狠地舔回来报复我,而且连续不断的报复……忽然小魔女“哎呀”一声,呲牙咧嘴地离开了我。我仔细一看,原来许舒不知什么时候从柜子里出来了。她又好气又好笑地扭着妹妹的耳朵,恨恨地道:“你们俩个,可不可以收敛一点啊?当我不存在了是罢?”

许欣痛得直吸冷气,叫道:“姐!你打哪儿冒出来的?哎哟!干嘛只扭我不扭唐迁哥哥啊?你不公平!”

许舒放开了妹妹,寒着脸看着我,咬牙道:“我正要找你唐迁哥哥算帐呢!唐少爷你可不可以解释一下,范云婷是怎么一回事啊?”

我抓着头皮,正要解释,忽然许欣见到了正从柜子里爬出来的范云婷,吓了一大跳,道:“咦?你是谁啊?”

范云婷忙笑道:“误会误会,你们听我解释。”

许欣目光落在了她敞开的胸口,忽然明白了什么,向我怒视道:“唐迁!你不要告诉我最后是五个人在一起哦!”

我……我冤枉的啊!我抓耳挠腮,有口难辩,急得又是一身大汗。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最最令人恐怖的声音:“老公,怎么你换衣服换了那么久啊?不会是醉倒了罢?”

菁菁的声音一出现,屋里所有人脸色齐齐大变。还是许舒镇定,她当机立断,马上打开柜门,作了个手势,让女人们全部躲进去。

三人硬挤着刚刚躲好,柜门关上的同时屋门被推开了。菁菁擦着汗走了进来,她奇怪地道:“你还在换衣服吗?我还以为你喝醉了起不来了呢!”

我强笑道:“我……刚换好,我们下去罢!”

我走到她身边,正想拖她下楼。那知菁菁道:“等一下,我也要换一件衣服。”我着急地道:“不用了罢,你身上这件挺好啊!”

菁菁道:“哪儿呀,刚才跳了一下舞,都出了一身大汗呢。对了,你有没有见到小舒?我找她都半天了呢!

我只好摇头道:“没……没见着!”

菁菁打开柜子,找出一件新裙子来,口中道:“奇怪,这小舒,死到哪儿去了?”我心中直盼着她赶紧换完裙子我们好离开,这柜子里已经躲着有三个女人了,若是让菁菁发现……我想我怎么死都有可能的罢?

那知菁菁忽然回头,对我羞涩的道:“老公!”

我“嗯?”了一声,不解的看着她。

菁菁以为这里没人,竟然侧倚在柜子边,将背部留给我,一只手一点一点地撩起了裙摆,微红着脸,眼含挑逗的看着我道:“老公,想知道你老婆现在裙子里面……穿的是什么内裤吗?”

我听了差点仰天一跤摔倒,天啊!您饶了我罢!开玩笑也请您有个限度啊!现在一个小小的换衣室挤满了女人,个个要施展她们的勾魂本领,可我有几个魂可以让她们勾啊?

菁菁终于提起了全部裙子,我看到她下面居然……穿着纯透明的黑纱内裤。我的神呀!够刺激的!我怕她继续下去会更出丑,忙过去放下她的裙子道:“好了,快换了衣服我们下去罢,客人们该等急了。”

菁菁不满地翘起了小嘴道:“我穿的可是情趣内衣耶,我可是特别为你穿的,怎么你看了一点没反应啊?”

我苦笑道:“楼下都是人,我哪敢有反应啊?还是等我们洞房的时候,我再好好欣赏罢!”菁菁笑了一下,也不以为意,凑过小脸来道:“那先亲我一下,不然我不下去了!”

我没法拒绝她,只好应付地吻了她一下。菁菁满足的一笑,迅速脱去了衣裙,她的身材美妙,由其是那全透明的……穿了和没穿一样。

我忍不住鼻孔一热,差点喷出鼻血来!只好忙转头不看,口里念了一声:“阿弥陀佛!”

菁菁很快换好了衣裙,忽然她低头“咦”了一声,俯身捡起一个扣子来,拿在手里端详了半天,道:“我……不记得我哪件衣服上,有这样的扣子啊?”

我大骇!这不是范云婷衣服上崩下来的扣子吗?完了!这下糟了!我急得大汗淋漓,忙过去抚着她道:“管它是谁的扣子,我们快下去罢,客人们真的已经等及了!”

“等一下!”菁菁伸手拦住了我,她脸上全是怀疑的神色。她上下打量着我,道:“你这么紧张的干什么?”

我的额上不住的冒汗,强笑道:“紧张?我紧张吗?哈哈!我干嘛要紧张啊?”

华菁菁见我满头大汗,更是怀疑了,她道:“你不紧张,干嘛出那么多汗啊?”

我忙伸手擦脸,笑道:“热!这里真热!你没觉得吗?”

菁菁道:“没觉得呀,唐迁,你是不是又有什么事瞒着我啊?”

“没……没呢!我哪儿还有什么事,敢瞒着你呀?”话音刚落,藏人的柜子里忽然发出了一声衣架移动的轻响。我立刻吓得面如土色,手足无措!

菁菁也听到了声音,她看了衣柜一眼,立刻什么都明白了。笑道:“小舒,出来罢!躲什么躲啊?真是服了你,还半年呢!我看你连一天都熬不住呢!有没有那么夸张啊?”

她好笑地打开了柜门,我立刻闭上了双眼,心中颤道:“完了!世界末曰终于到了!”

只听到菁菁咦了一声,叫道:“靠!你们……怎么全在这儿啊?唐迁!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我睁开眼来,看见柳眉倒竖的菁菁正冲我发火!柜子里范云婷抓着衣领,一付不知所措的样子。许欣则满脸笑嘻嘻地,一付蛮好玩的模样。而许舒则深情的看着我,虽然她脸上还有点尴尬,但已经开始冷静下来了。

我的心中一荡,这些千女娇百媚的女人们,都是深爱着我的啊!回想起与她们过往的点点滴滴,真的就好象发生在昨天的事一样。

我微笑了起来,现在我突然不再害怕了,我的心中只有欢喜和快乐。我伸出了双手,笑道:“需要我帮忙吗?女士们!”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