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丧尸他后妈 - 总攻大人

51

王晓书看看Z昨晚手术过的手腕,绷带换过了,他对照顾自己倒是很在行,也省了她担心,只是……她有些烦躁地看看明晃晃的灯光,几乎跟身处在外面是一样的,无处不在告诉她现在是白天,啊,烦!

“怎么。”Z微勾着嘴角看着她,“你好像不太高兴?你不喜欢?”

王晓书连忙道:“当然不是,我很喜欢!”她侧过身蹲在他旁边,看着那片地,“蓝莓很好吃,可是很难养活,你确定你可以种出蓝莓来?”

Z没回答她的问题,反而捏住她的下巴撬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全文字手打开了她的唇,仔细地吻着,两人慢慢站起来,靠在了后面的墙上。

王晓书轻轻揽住他的腰,他真是太懂她的心思了,难道她眼睛里的浴.火表现的那么明显吗?

像是感觉到了她的疑惑一样,Z轻哼一声挑高她的下巴,吮吸着她的舌头,用大腿蹭着她最敏感的地方:“我见过你这种眼神很多次,一辈子都忘不了。”

王晓书迷迷糊糊地闭着眼睛,感觉到胸口被他轻轻揉着,文胸被他隔着衣服轻松地挑开,那手法就跟做手术一样专业,搞得她不知为何毛毛的。

她不由自主地像蛇一样缠在了他身上,解开他白衬衫领口的扣子,又向下解开下面的扣子,将衬衫从他黑色的西裤里抽出来,凑到他耳边轻声说:“亲爱的,我想要你。”

Z包着绷带的手垂在身边,完好的手弯曲着撑在墙上,微微喘息了一下说:“那就解开皮带。”

王晓书红着脸垂下头,看着他黑色西裤下微微隆起的地方,耳根热得不行,但还是顺应了本心和他的要求,轻轻解开了他的皮带,拉下拉链,褪去了他黑色的长裤。

Z吻吻她的唇角:“你自己把它放进去。”

王晓书闻言立刻看向了他,一脸惊讶和窘迫:“……这是个玩笑?”

Z笑得十分鬼畜:“你说呢?”他晃晃包着绷带的手腕,“我可是伤患,但你想要我很乐意给你,可你得稍微帮一下忙。”他暧昧道,“我们互相帮助,这很合理。”

王晓书屏息别开了头,还没纠结完就被他牵着手放到了那上面,只听他低声说:“又不是第一次。”他凑到她耳边咬着她的耳垂,她只觉脑子一懵浑身酥麻,手指便不由自主地动了两下。

“就这样,自己放进去吧。”他耐心地教导着。

王晓书哪里需要他教导?她只是有点抹不开面子,但现在已经到了这一步,又不是没有主动过,所幸就一咬牙豁出去了,挽下阻挡着他那里的最后一层屏障,握着他硬硬的东西送到自己的两腿之间:“贴着我。”她声音哑哑的,带着一点柔媚和娇嗔,扣住他的后腰将他按向自己,两人的地方紧紧贴着,他帮她掀开裙子,拨开内裤,她却怎么都进不去。

“真是笨死了。”Z嘲笑地轻哼一声,将她转过去压在墙上,从后面进入了她,刚一进去就听见她“呃啊!”的一声叫出来,顺势揽住了她的前胸,钻进衬衫轻轻抚弄着她隆起的柔软。

“……嗯……”王晓书双手无力地撑在墙壁上,不一会就被他挽住胳膊拉了过去,她被迫往后仰起身子,迷蒙地闭着眼跟随他的动作摇晃,破碎的呻/吟仿佛大珠小珠落玉盘,一把火彻底烧着了折腾着她的男人。

“等一下。”王晓书费力地睁开眼,明晃晃的日光灯让她略感不适,她断断续续道,“哈……换、换个地方,太、太亮了……呃啊!”

Z放缓动作,布满血丝的眸子并没看她,他紧紧抱着她,双眸里似乎没有焦距,但他的脑子却反映很快,听从了王晓书的建议,将她转过来抱着走出这片培育着试验田的房间,直接拐了个弯进了一旁的仓库。

阴凉黑暗干燥的仓库垂着厚厚的窗帘,完全看不到一丝光线,Z直接关了门将她放到一旁不知道装着什么的圆桶上,再次进入她的身体。她整个人都蜷缩了起来。

“……太大了。”王晓书有些受不住地推举着他,“要坏掉了……”

她那种小女儿的娇态,是Z所见过的女人中任何人都没有的,他也算是阅女无数,虽然那些女人大多都变成了丧尸,但活下来的也是有的,例如伊宁和萧雅雅。不过,这俩人一个骚,一个又还是毛孩子,根本没法和她相提并论。

王晓书的唇被他吻得红润润的,每一次喘息呼出来的气息弥漫在他鼻息间都是一种致命的诱惑。

“……你轻一点,别,别这样……先放开我……”Z忽然有些强硬起来的动作让王晓书有点紧张,他的手腕还扎着绷带呢,这么大动作伤口会裂开的!

可是Z哪里会管这些皮外伤,她左右摇头躲避他的吻,他便将吻落在她雪白的颈项上,她无奈道:“你的伤还没好,这样不行……”

Z咬了一下她的胸口,她低吟一声,便听他闷闷道:“唯独不想被你这样说啊。”

王晓书这小心肝根本就受不了他这种“我男人的尊严被你伤害了明明是你先勾引我”的模样,思索了一下忽然从圆桶上跳了下去,光着脚绕到他面前,把他按在了上面坐着,然后爬到他身上,分开双腿坐在他双膝之上,低着头红着脸一点点抬起身子慢慢前移、下坐。

“嗯……”她吸了口气,讪讪地抬头看向他,他垂着眸子睨着两人结合的地方,模样认真痴迷得让她有点异样兴奋和矛盾羞耻,这种相悖的感觉碰撞让她的感官变得非常敏感。

王晓书瞪了他一眼,他余光察觉到,微微抬头与她对视,眼神极为动人,像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年,这一对望不由让她更加心浮气躁起来,矜持也抛到了一边,动作渐渐加速,沉迷于黑暗中的欲.望与“海天中文”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渴求。

Z长长的睫毛一眨一眨,她秋水似的眸子里倒映着他的影子,他看见自己的眼神渐渐变得火热,也难怪她会抵挡不住地移开目光,他几乎能听见心跳“砰砰砰”的声音,也许比她更迷恋这种只有两个人可以体验的感觉。

这是个放肆的早晨,身处在地下实验室的两人并没心思更没时间去观察别的事,理所当然地漏掉了外面发生的一些意外。

事实上,解安筠也不会安于现状,小岳是为了救他才生命垂危,至今仍未苏醒。萧丛更是直接死在沦陷的原子基地,他不论是出于私心还是出于道义都必须想一个完全的办法除掉Z。

解安筠早就决定了从王晓书这边入手,所以他凭着卓越的口才说服了其他人跟他一起去了量子,与王晓书在这里的“父亲”王杰见了面,与王杰进行了一次彻底的谈心。

王杰这个人的价值观与一般人都不同,他的大局观更是出了名的“大菊观”,即很不靠谱。

他之前和王晓书通话时,就已经很好奇为什么她会有这种能力了,跟在她身边的年轻人在他看来十分可疑,他原本就不信任他们,现在有解安筠做解释,他自然更确定那是Z。

有本事潜入量子的监控系统的,也只有这位Z先生了,那既然如此,王晓书在他眼中还是个可信的女儿吗?

答案是否。

事实上在和她进行视频对话之前他就在怀疑她了,因为他发现在量子外工厂里藏着的东西不见了,而有可能知道这个的除了王晓书,就是王晓书口中的离子间谍伊宁了。

王杰是个老谋深算的人,他自然不会将人都一竿子打死,所以他在跟王晓书交谈过后就开始准备去原子接她了,如果她说的是事实,那么她就是他的好女儿,但如果她骗他,那么他就不得不好好考虑一下,到底是谁拿走了那在末世可以称之为无价之宝的溶液。

“解州长,希望我们的合作可以愉快和成功。”王杰谨慎道,“但到时候我还是希望你可以把晓书交给我处置,毕竟她是我唯一的女儿。”

解安筠十分包容地说:“当然,王小姐也并非罪无可恕,至少她没有助纣为虐。”

王杰勾着嘴角笑笑,没有接话。他率领着大部队跟解安筠等人一起寻找着Z的实验室所在,偶尔将视线扫到蒙着脸穿着连帽斗篷的伊宁的身上,眼神非常犀利。

她这是出了什么事?怎么弄成这副鬼样子?她的脸怎么了?那个萧茶的妹妹也是这副打扮,难不成是在原子的战斗造成的?

呵,这个解安筠也真是天真,他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不信,更何况是其他人?他不会放掉任何一个可能跟溶液去向有关的人,这些“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人他都不信,在这个末世里,能相信的只有自己,从王晓书母亲死的时候,他就坚定了这个信念,否则他的妻子也不会死。

这是个心很重的男人,只是他心重的大部分全都是自己,一旦涉及到自己的安危,他心中的天平就会倾斜。这于人之本性上来看似乎并没什么,可虎毒尚不食子,他真的能对王晓书下得去手吗?作者有话要说:你们觉得呢?

另外,我是不是又进步了?可惜啊,自己写的自己看着没感觉,哎。

求推荐不挂水只吃药的吃什么药可以快速治好感冒,还有点烧,嗓子也疼,是不是只能挂水了?完全挪不开时间啊,下了班还要一边挂水一边单手码字好捉急啊不然十二点之前肯定睡不了,第二天又失眠不足,烦!/(ㄒoㄒ)/~~不过科学地来说貌似只能这样慢慢来了,有偏方吗?!

PS:回复流夜大大,有长评是会加更的喵!-ω-

另外勃士接下来大概会喜欢上点别的东西,我指的是科学上的,病毒玩够了可以玩点杀伤力大的占地面积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