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4章:是你在某些方面教导无方(求月票)
继承者,总裁惹爱成宠 - 叶倾倾
????继承者,总裁步步惊婚,第424章:是你在某些方面教导无方(求月票)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凌御行在一旁还是顾家夫妇真的心疼女儿,即便离婚的事在A市闹得沸沸扬扬,二老对着脱离了婚姻牢笼的宝贝女儿也没有多说什么,反倒是夏湄芸看起来比谁都开心,就好像是女儿还没嫁出去似地,当着凌御行的面张罗着给千乘介绍对象。舒悫鹉琻

????一旁被刺激了的男人不满的轻咳了声,不放弃任何机会争取自己的主动权:“芸姨,不带您这样挖晚辈墙角的,您要是等不及把女儿嫁出去的话,明个儿我让凌夫人亲自从北京飞过来跟您见个面,您看怎么样?”

????凌夫人和顾夫人是见过面的,上次和舅舅一起吃饭的时候倒也相谈甚欢,同样出身大门大户的名门夫人,结成亲家的话也不会有什么矛盾。

????如今乘乘离了婚,有些事要谈起来也名正言顺少了许多障碍,他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把曾经那些上不了台面的关系,一一转正。

????不论是自己第三者的身份还是自己在顾家二老心目中的地位,都必须重新开始。

????夏湄芸看着对面那恨不得把自家宝贝女儿早点娶回家的孩子,家世非凡年轻有为,不得不说确实是个难得的好孩子,只是想起自家宝贝上一段婚姻,她不得不谨慎一些。

????轻笑了笑,夏湄芸偏头看着身旁安静的宝贝女儿,见她似乎并不着急,索性也就吊起了胃口:“小五,有些事急不得,我们乘乘离过一次婚,你们凌家能不能接受她的过去还不知道,我怎么能放心把她交给你?”

????“所以晚辈才考虑着是否请凌夫人过来跟您谈,乘乘的过去如何我不在乎,我在乎的是我跟她的现在和将来。”

????他说得认真,俊脸上的神情如若胜券在握的君王,正沉稳冷静的跟丈母娘打着一场持久战。

????“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天底下做母亲的都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在婚姻大事上一次次被伤害,我不是反对你们在一起,只是在我看来,你们之间的感情还不够稳定,还是多给彼此一点时间好好了解彼此吧!顺便把各自的历史问题处理好,结婚是一辈子的大事,急不得。”

????听出了顾夫人话里的意思,凌御行微微点了点头,抬眸朝千乘看了眼,淡淡一笑,继而转移话题。

????从顾家出来,回江南一品的路上,千乘转头看了眼驾驶座上沉默的男人,想起刚刚顾夫人说的话,晶亮的琉璃眸子转了转,“凌先生,你的那些历史问题,没想到顾夫人也一清二楚呢!”

????驾驶座上的男人转头看了她一眼,漫不经心的笑了笑,暗眸温柔而认真,“宝贝,我的那些历史问题,我还等着你坐上了凌夫人的位子,好好替我收拾一番呢!只是现在看来,顾夫人想让我自己解决。”

????“自己的事自己解决,别指望我帮你!我可不想又跟以前一样,天天折腾上绯闻,还得配合严子饶玩抓歼的把戏,这种日子再继续下去我估计我会疯掉!就好像他们说的那句笑话一样,你们谁让我过愚人节,我让你们过清明节,明白?”

????“……明白!”凌御行转头看着她那张牙舞爪的模样,*溺的笑了笑,一脸认真:“我不是严子饶,不会让你重蹈覆辙的。”

????“是吗?”千乘半信半疑的转过头,轻眯起眼看着他,“江大小姐貌美如花手段非凡,凌先生你确定你有足够的定力能坐怀不乱摒弃干扰不动如山么?”

????男人这种下半生思考的动物,本性大都一样,虽然他比严子饶好上N倍,可难保在美色面前不会动心。

????红灯路口,凌御行把车子停了下来,这才转头看向副驾驶座上直勾勾的等着自己回答的小女人,暗沉的视线落在她精致的脸上,昏黄的路灯从一侧的车窗打了进来,在她脸上卷起淡淡的光边。

????落在方向盘上的手不由得探向她的脸,掌心下的柔滑让他忍不住多停留了片刻,好一会儿他才开口回答她刚刚的问题:“宝贝,如果我不够确定,我不会跟你说这样的话,虽然不是哪个男人都可以做到坐怀不乱,但我跟你承诺过,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情,这句话不会因为任何人任何事而改变,君无戏言!”

????“……”千乘轻眨了眨眼,她不是不信他说的话,而是江艺苑并非普通人,对凌御行又是那种势在必得的态度,谁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

????见她盯着自己不说话,以为她不相信,他不由得笑了笑,轻揉了揉她的头安抚道:“我有洁癖宝贝你不是最清楚的么?我不会轻易去碰除你之外的女人,即便是江艺苑也不例外。”

????他并非没有原则,也不是肿马见着什么女人都能上的,这么多年油走在他身边的女人不计其数,对于花花公子的那一套他一向很不屑,更别提是劳他大爷亲自上阵了。

????“凌先生,忘了告诉你了,我也有洁癖,你要是碰了别的女人,以后就别想再碰我了!”倾过身,她凑到他面前,笑得分外明媚,仿佛刚刚的威胁只是个玩笑,可他却在她眼底看到了从未有过的认真和固执。

????“好,我记下了。发誓这种事只对不可靠的男人而言,我一向喜欢用行动证明。”缓缓收回手,看着前头启动的车子,他发动引擎驶离斑马线。

????“嗯哼,那我就不妨拭目以待了!”听他说的那么认真,那种被满足的卓越感让她觉得自己被他珍视着,整个人不由得跟着愉悦起来。

????原本带着调侃的试探,此刻似乎更像是小女人的斤斤计较和吃醋,而他这样的表现,对于某人来说一向很受用。

????目视前方,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半笑着调侃了句:“宝贝你要拭目以待可以,但是这也是有前提的。”

????“什么前提?”没听明白他的意思,她转过头来问道。

????“前提是宝贝得先在某些方面满足我才行,不然我要是*的话,那一定是你在那方面上‘教导无方’了!”

????猛地明白过来他话里隐含的意思,千乘顿时脸一红,没好气的咬了咬唇瞪着他,既不服气又不甘心就这样被他凋戏,琢磨了好一会儿才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的反驳回去:“凌先生,你这是在投诉我技术不好还是控诉我没能力满足你?你要是嫌弃,你可以找江大小姐,想必她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魂淡!每次他都跟她来强的,不是嫌弃她技术不好就是他自己耐心不够,到头来责任全成了她一个人的了,这对她来说公平么?!

????“那不行,技术太好会让我没有征服的感觉,像你这样的就刚刚好,有你就够了,我又何必费事折腾?”

????他的小狮子,还是生涩一些比较适合他的胃口,技术太好的他反倒不觉得好玩,毕竟逗猫儿也是一种难得的闺房乐趣。

????平常见惯了围绕在那群家伙身边妖娆的女人,一个两个的花样百出,讨得他们龙颜大悦,可他却对这样的犹物提不起丝毫兴趣。

????轻哼了声,对于他这样的回答,千乘显然不怎么领情,别开头看向窗外,赌着气败阵下来的模样倒是让某人心情大好。

????洗完澡出来,千乘看着靠在贵妃椅上的男人,手里正翻看着自己带回来的资料,不由得走了过来一屁股坐到他身边。

????GM旗下的品牌即将入驻A市市场,她身为GM的设计总监,裴航让她全权负责这事,从市场评估到潮流风向,还有品牌主流风格和所有的设计作品,她要一一审核评估,不管是哪一样都马虎不得。

????从她手里把毛巾绕了过来,他体贴的替她擦着头发,动作温柔而缓慢。

????微微眯着眼,千乘享受的靠在椅背上,蜷缩着腿懒懒的开口:“这些资料你看得怎么样了,市场评估方面,我需要听听你的意见。”

????其他品牌潮流和设计作品,她身为设计师可以自己搞定,但是涉及到市场方面的东西,他的见识面比她宽广,他的意见关系到整个品牌的发展和前景。

????“看得差不多了,品牌风格和设计作品这方面的东西你比我熟悉,我就不多说,至于市场评估,我仔细看了下,有些方面考虑的还不够周全,一个品牌入驻,从人力资源到管理再到销售,这不仅仅要求负责人要有极好的时尚嗅觉,还要具有灵活的商业手腕,你们给出来的这个评估……嗯,怎么形容呢,太小家子气了,GM早已经在国际打出了知名度,总部又设在A市,我之所以让裴航延迟了几年品牌入驻,就是希望在根基稳固的时候,可以大干一场。”

????缓缓睁开眼,她转头看着他淡定如初的模样,仿佛明白了什么,反问了句:“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是吗?”

????他在工作上的恢宏霸气她早有领教,原本自己认为足够完美的评估,没想到被他批得一无是处。

????看起来,她果然没干大事的能耐啊!